【科技专论】王志刚: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与科技创新

促进综合国力和核心竞争力提升。这是创新驱动发展的根本目的。科技创新的价值既体现在增加人类知识总量上,也体现在经济发展上,还体现在社会进步、民生改善、文化繁荣、国家安全等各个方面。应紧紧围绕“五位一体”建设及“四化同步”发展等重大需求,着力实施好体现国家战略意志、事关未来发展全局的重大科技专项、重大科技项目和工程,使科技创新成果更多走进百姓生活,更好支撑国家全局发展。

四、更好发挥区域创新的重要作用

全球化内涵发生深刻变化。当前,新一轮全球化正在深化发展。从以商品、服务、资本为主的全球化向科技、人才等主导的全球化拓展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科技创新的全球化成为新时期全球化的一个突出特征。创新要素流动到哪里、向哪里聚集,哪里就会成为全球新的产业和经济制高点。新形势下国家竞争力越来越取决于科技创新能力。我国发展面临的机遇,不再是简单纳入全球分工体系、扩大出口、加快投资的传统机遇,而是倒逼我们扩大内需、提高创新能力、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新机遇。顺应全球化新趋势,用好全球化新机遇,对于我国创新发展意义重大。

充分激发和调动“人”的创新积极性。创新驱动实质是人才驱动,没有人才优势就不可能有创新优势、科技优势、产业优势。既要重视科学家和科技人员,又要重视企业家,还要重视大众创新创业人员。完善人才评价激励制度,对青年人才开辟特殊支持渠道。强化在全球70亿人中选用人才的理念,实施更加积极的人才引进政策。创新不问出身,人人都能成才,应更好顺应创新创业大众化趋势,加快促进包括科技型创业、产业型创业、就业型创业等在内的大众创新创业。科技型创业难度相对较大,应通过改革清障、政策搭台,加大激励力度。

促进经济实力和社会生产力提升。这是创新驱动发展的主攻方向。当前科技渗透性扩散性越来越强,成果转移转化速度越来越快、周期越来越短,在产业、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和潜力越来越大;技术创新与商业模式、金融资本深度融合,持续催生新的经济增长点。特别是以机器人、增材制造等为代表的先进制造技术,正在推动制造业向智能化、服务化方向加快转变,产业升级和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对科技创新的需求越来越大。应坚持“创新要实”,加快“互联网+”、智能绿色制造等相关技术和产业发展,强化粮食安全、能源安全、新型城镇化、资源环境、人口健康等科技支撑,着力构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技术体系,促进新兴产业集群发展和传统产业升级。

二、加快创新成果的现实转变

[摘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中央综合分析国内外大势、立足我国发展全局作出的重大战略抉择,是我们应对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远影响、全球化内涵深刻变化、国际经济深度调整,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客观要求。依靠科技创新打造先发优势、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是我国发展的重大系统性变革,是我们的必然选择。

打通科技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通道。落实从科技和经济社会领域改革两方面同步发力的要求,一方面深化科技体制的改革,进一步增强创新供给;一方面推动在经济体制等改革中把促进科技创新作为重要目标,进一步释放创新需求。特别是加快完善科技创新战略规划和资源配置体制机制,落实好新修订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加快解决制约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的关键问题。加快发展研发设计、中试熟化、创业孵化、检验检测认证等各类科技服务,完善技术交易市场体系和技术转移体系,强化对创新创业全链条的服务支撑。

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关于创新驱动发展的一系列重大战略思想、战略论断和战略部署,深刻阐述了创新驱动是什么、创新驱动为什么、创新驱动抓什么等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为经济发展新常态下推进我国科技改革和创新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武器和行动指南。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按照“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要求,推动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激发大众创新创业活力,把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真正落到实处,加快我国经济发展动力转换,是科技界和各方面的重大任务。

推动创新资源跨区域优化整合。着力构建跨区域创新网络,推动区域间共同设计创新议题、互联互通创新要素、联合组织技术攻关。鼓励引导相关区域立足国家发展大局,优势互补,加强协同,努力形成一些具有全局带动作用的创新增长极。提升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区域协同创新能力,更好服务“一带一路”等国家重大战略,培育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鼓励北京、上海等地发展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需要科技和机制创新“双轮驱动”。一是需要依靠创新驱动发展,把科技创新的“轮子”更好转动起来,加快以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全面创新,发挥好创新第一动力的作用。二是实现创新发展必须要靠改革,把体制机制创新的“轮子”同步转动起来,通过改革激发创新活力,以高效率的创新体系支撑高水平的创新型国家建设。创新目的是要发展生产力,改革目的是要调整生产关系,最终是要提高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我们必须抓住关键点、打好组合拳、形成工具箱,共同转动改革创新“两个轮子”,推动经济发展动力转换、经济发展方式转变行稳致远。

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影响深远。科技是国家强盛之基、创新是民族进步之魂,科技实力决定着世界力量对比的变化、决定着各国各民族的前途命运,这是历史的基本启示,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从人类最初的石刀石斧到今天的自动化信息化,从最初的盲目臣服自然到认识自然、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系统,科技进步深刻影响了人类文明。近现代世界史上的数次科技和产业革命,深刻改变了全球发展格局。当前,世界范围内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孕育兴起,以信息技术为引领的技术群加快突破、交叉融合,成为包括我国在内各国发展最不确定而又必须把握的重大潮流。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极有可能重塑全球经济结构,使产业和经济竞争的场地发生转换,如果我们还留在原来的场地,就跟不上趟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强大的科技创新力量,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刻不容缓。

把创新驱动“新引擎”加速发动起来,亟需更好点燃改革
“点火系”。以改革驱动创新,需要统筹推进科技、经济和创新治理等方面体制机制改革,全面加强创新的制度环境、政策环境和文化环境建设,形成有利于创新的生产关系和生态系统。改革目标是构建国家创新体系,重点是打通科技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之间的通道,关键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根本是营造良好创新生态环境、激发“人”的积极性创造性。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最根本的是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强化对经济社会和国家全局发展的战略支撑。需要坚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着力提升科技实力、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加快走出一条以人才强、科技强促进产业强、经济强、国力强的路子。

促进科技实力和自主创新水平提升。这是创新驱动发展的核心和基石。应坚持把基础前沿、共性关键、社会公益和战略高技术研究作为重大基础工程来抓,壮大创新驱动的源头力量。特别是应高度关注可能带来投资、人才、规则、标准归零的重大突破性技术。特别是当前,科学研究正在从微观到宏观的各个尺度向纵深演进,信息技术成为渗透到经济社会各领域的先导技术和提升产业竞争力的技术基点,新能源、新材料技术加快突破,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加速发展。应顺应科技发展新趋势,围绕国家战略需求超前部署,抢占发展制高点;注重学科交叉融合,夯实支撑高水平创新的基础平台,围绕科学前沿加强基础研究探索,力争在更多领域引领世界科研方向。处理好自主创新与开放合作的关系,始终以全球视野谋划和推动创新,更好融入全球创新网络。

国际经济格局深度调整与我国经济新常态交汇碰撞。国际金融危机打破了世界经济的平衡,全球经济正在向新一轮平衡过渡。这次危机不仅具有周期性危机特征,更多表现出结构性危机的特点。解决结构性危机,不能仅仅依靠经济的自身调节和投资驱动,根本要靠科技、靠人才。各主要国家都把创新提到国家战略的核心层面部署。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亟需在全球经济再平衡的背景下实现中国经济在更高层次上的新平衡。科技创新是应对国际经济再平衡和引领我国经济新常态的“一石二鸟”之策。特别是当前我国发展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突出,结构问题已成为一个根本问题,我们正在走也必须走“并联”发展的道路,亟需更多从人才和科技创新上下功夫,在提高现有生产要素效率的同时创造新的生产要素。如果说要素驱动为我国过去创造了发展的高速度,那么我国未来发展则迫切需要依靠创新驱动提供加速度。

一、创新成为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

【科技专论】王志刚: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与科技创新。引导东中西部不同地区差异化创新。鼓励东部地区提高原始创新和集成创新能力,全面加快向创新驱动发展的转型,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集群和区域经济。鼓励中西部地区走差异化和跨越式发展道路,柔性汇聚创新资源,加快先进适用技术推广和应用,在重点领域实现创新牵引,培育壮大区域特色经济和产业。特别是新形势下发达地区、欠发达地区的边界日益模糊,谁在创新上占据了制高点,谁在转方式上占据了先机,谁就将获得先发优势,不管是发达地区还是欠发达地区,都应走创新驱动发展之路。

判断一个区域是否建成创新型区域,关键需要从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角度来检验、从产业发展和结构调整的成效来检验,比如:科技创新是否成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重要的战略资源;是否成为区域产业转型和综合实力提高的主要支撑;是否成为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民生改善的重要手段;是否成为政策制定和制度安排的核心要素;是否成为参与全球范围竞争合作的关键内容;能否吸引培养国际一流的科学家和高端创新人才;能否形成关注支持科技创新的社会基础和氛围。

三、依靠改革加快释放创新活力

抓创新就是抓发展、谋创新就是谋未来。创新是国运所系、形势所迫、大势所趋,不创新就要落后,创新慢了也要落后。依靠创新驱动发展是“立足全局、面向全球、解决首要、带动整体”的战略决策,符合我国发展的历史逻辑和现实逻辑,亟需坚持把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把人才作为第一资源、把创新作为第一动力,坚持把科技创新作为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充分激发调动全社会的创新创业激情,持续发力,加快形成以创新为主要引领和支撑的经济体系和发展模式,加快我国经济发展动力从要素和投资驱动为主向创新驱动为主的战略转换。

打造区域创新示范引领高地。在信息化网络化时代,区域竞争优势更多看科技优势、创新优势。应进一步优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布局,推进高新区转型升级,开展好区域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发展创新型省份和创新型城市,加快建设各具特色的区域创新体系。特别是需要进一步用好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高新区这一关键载体,切实做好“高”和“新”两篇文章,加快壮大引领我国创新发展的“领头雁”。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中央综合分析国内外大势、立足我国发展全局作出的重大战略抉择,是我们应对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远影响、全球化内涵深刻变化、国际经济深度调整,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客观要求。依靠科技创新打造先发优势、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是我国发展的重大系统性变革,是我们的必然选择。

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坚持“市场要活”,加快健全技术创新市场导向的机制、市场配置创新资源的机制、市场决定创新报酬的机制,具体创新活动放手让市场说话。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更加重视加强创新服务,把工作重心转到抓好战略规划、重大攻关、政策标准制定、评价评估、体制改革、法治保障等方面,着力抓好营造环境、引导方向、提供服务等基础性公共性工作。对事关国计民生的战略问题,用好集中力量办大事“法宝”、聚合各方优势力量加快攻关。

区域创新是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支柱,是国家创新体系的基础和依托。区域创新一方面需要服务国家总体部署,推动国家战略落实到区域、落实到基层;一方面需要从产业入手抓好转移转化这一关键环节,发展创新型经济。特别是需要坚持“一把手抓第一生产力和第一动力”,着重在创新人才、创新主体和创新载体上下功夫,让科技和经济“两篇文章”更好贯通,让各方面资源向创新发展更好聚合,使创新成果加快转化为实实在在的产业活动。

培育创新土壤、优化创新生态。营造创新友好的市场、法治、政策、文化环境,对创新至关重要。深入实施知识产权、标准和品牌战略,加快培育法治保障创新、政策激励创新、文化孕育创新的良好氛围,让科技人员在创新中受益、让企业在创新中赢利、让社会在创新中进步。更加重视科学精神和创新价值的传播,进一步塑造包容创新、敢为人先的创新文化,使创新更好成为一种价值导向和生活方式、成为民族禀赋。

在全面深化改革总目标之下定位科技改革目标。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加快建设国家创新体系、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特别是提高企业主导产业技术创新的能力,增强科研院所、高校的原始创新和服务发展能力,加快发展各类新型研发机构和创新服务组织,培育壮大充满生机活力的创新主体。克服创新中的“孤岛化”和“碎片化”现象,着力提高产学研、区域和军民等创新协同水平,使创新各主体、各环节、各方面有机互动、高效协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